书趣吧 > 星纪元恋爱学院 > 第172章 因家人怕死
    我抬起脚,踩在柔软奢华的沙发上,丝滑的裙摆从腿侧滑落,露出了里面我们特遣队制服的长裤。

    身边的“白墨”眨眨眼,随手拾起我滑落的裙摆又给我慢慢拉回去,遮住我里面的长裤。

    我冷睨他:“干嘛,我里面又不是没穿!”

    他看看我,眨眨眼,说出了三个字:“不和谐。”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看他,他是认真的?他是觉得我汉服配运动裤不和谐,所以忍不住给我遮起来的吗?欧沧溟什么怪癖?知道他有点强迫症,难道这也是他犯强迫症的一个点?

    他在我的瞪视中慢慢转回脸,脸上是白墨做错事不敢再来招惹我的乖巧神情。

    我再瞥眸看向那个美国大块头,他跟我们说话用的是汉语:“你汉语说得不错。”我随手拿了一块桌上的蛋糕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比刚才那副“死相”好了很多,整个人看起来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样子,但美国人会比较显老,不像我的司夜老师,二十七八岁,依然肤白俊美,比小鲜肉还要鲜美一分。而这位,就看起来有点像沧桑大叔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,汉语是必修课,现在汉语也是国际通用语了。”他低下脸抿抿唇,像是还没有完全恢复特遣员应该有的状态,“对了,我是美国特遣营突击队的队员:威利斯。”他向我们伸出手。

    我看看他,和他握了握,拍拍身边的位置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坐了下来,摸了摸脖子里的项圈,像是才发觉自己还戴着,随即紧握项圈,他身上肌肉也立时绷紧,“啪”一声,那钢铁的项圈像是纸做的一样被他轻松掰断,然后扔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呼”他松了口气:“我真是太怂了,给我们美国特遣队丢脸了,我被抓的时候,脑子有点放空,因为……我很怕死。”他那副样子不像是玩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身边的“白墨”问威利斯,因为特遣队员里,很少有人会说,我很怕死。因为当我们进入特遣营的那一刻开始,每个特遣队员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我们是星族里的战士!

    威利斯变得沉默,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,但是,什么都没摸到,他自嘲地笑了笑:“我真是太蠢了,我的手机已经被没收了……”他的样子还是有点失魂落魄,真如他所说,他因为忽然成了猎杀团的猎物而大脑一下子空了,这不像一名特遣队员该有的质素。

    “不然,我真想让你们看看我可爱的女儿琳达,她长得就像一个小芭比娃娃。”他继续说了下去,而这句话,才让我们有些惊讶,似乎开始明白他的“放空”,他所表现出来的与特遣队员完全不同的模样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在说到女儿时,威利斯的脸上开始浮出了开心的笑容:“我每次出任务,她都会说,哦,爸爸,你是个大英雄!”他说到最后,还有些自豪与骄傲。

    “白墨”点点头,不再多问,我们心里都已经明白威利斯为什么那么“怕死”,为什么会是刚才那副“死相”,因为,他舍不得丢下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如果他无牵无挂,我们相信他,他绝对不会怕死。

    “琳达的母亲……和我一样,也是特遣队员,但是……呵……她比我厉害多了,她可是正式的特遣队员,还是一位副队长。”威利斯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,“她的能力是超音速,还能引起音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牺牲了?”忽然,“白墨”直白地问。他这一问让我有些惊讶,他是怎么看出威利斯的妻子已经死了?但还是那句话,只要是欧沧溟说出来的,一定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我再次瞪大眼睛看欧沧溟,即便他看出来了,也不能这样直接问!

    但威利斯却是无力地捂住脸:“我答应过她,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琳达,我已经申请退役,上面都已经同意了,但没想到……”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无助而哽咽,我们看到了一位曾经铁血的特遣队员,在今天,因为他已经失去母亲的女儿,而变得害怕死亡。

    我一怔,转回脸看透着一丝颓丧与无助的威利斯,欧沧溟又一次说对了,但是,即便他已经猜到,但也不能这么直接地说出来,真是一个没救的钛合金钢铁大直男。

    威利斯怕死的真正原因,原来是在这里,先前认为他是为了女儿,而现在,更是为了女儿。因为可爱的小琳达……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,如果威利斯再死在圣岛上,那么小琳达无疑……就成了孤儿。

    现在,开始理解何以一开始看到威利斯的时候,是那副“死相”,他的确是在害怕。他怕自己死了小琳达变成了可怜的孤儿,他怕自己死了小琳达会被送去福利院,他怕自己死了,小琳达会被安排给未知的养父养母的手中,他怕自己死了,自己所爱的女儿在今后的日子里受苦,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辜负了自己深爱的妻子的嘱托和期待。

    威利斯搓了搓脸,像是振作了一下,从桌上抽出一张餐巾纸,他的一根手指忽然变成了一根细细的钢铁的尖刺,然后在餐巾纸上戳了起来,戳出了一些小小的洞,连在一起成了英文字母。

    我疑惑看他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写遗书。”他答,“我知道你们一定能活着回去,所以请帮我把遗书交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直接从他收下抽走纸巾,揉成了团。

    威利斯惊讶地看我,“白墨”也静静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将餐巾纸随手一扔:“别傻了,你也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威利斯怔怔看我,眼里透着巨大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的能力是什么?”我看他。

    他呆呆看我:“我可以幻形成一只钢铁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?”我追问。

    他往上方看了看:“能碰到楼顶。”

    “硬度多少?”“白墨”进一步问。

    威利斯看看白墨,手已经化作了一只钢铁的利爪,往下面的钢板地板看了看,直接戳了下去,立时,他的利爪瞬间穿透了钢板,轻松如同破纸,就像他刚才可以掰断项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