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矩阵游戏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怪兽档案
    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烈的惊叫声,无数破碎的军舰碎片高高飞起,接着如雨滴一般掉落,而更多的却是在这一击下漫天飞溅起来的海水。

    浪峰冲到上百米的高空之上,接着才轰然落下,但是还没有砸落到海面上,就被呼啸的狂风瞬间吹散,化作无数细碎的水珠,混入暴雨之中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而魔鬼已经转身就要离去,“他”直接化作强风,瞬间融入四周的空间之中,夺取了那破坏性的天气系统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

    时间仿佛重新开始流动,静止了的暴风雨再度猛烈的来袭,两个涌浪将已经被切成两半的舰船高高架起,让它被自身的重力再度压断变成好几段。

    巨浪进舱,致使整艘舰船都在快速下沉,下沉的速度之快,四周的天气环境之恶劣,更是使得船员们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。而且在下沉过程中随着海水压力的增大,舰船还在被挤压变形……

    可想而知,等到最后它沉到海床上的时候,估计就已经变为了一堆扭曲的废铁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提这艘军舰上的海军成员到底有多绝望,究其本质,他们和这艘军舰也不过是回归了原来的命运轨迹而已,本来就是要沉没并且无一生还的结局。

    尽管出现了变数与生机,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没能够抓住,结果自然就是维持原判。

    之前在莫宸的眼里,这一船人的灵魂的死亡时间,连带着船舰本身的“死亡”时间都是无比清晰明确的,不过掌握着这方面的权柄的他改变一下也是轻松随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救下这群人,顺便借着他们的口传递一些信息……他一开始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发现以这些人的智商,自己很难和对方解释之后,他果断的选择放弃了,反正传递信息的机会多的是,遇难的人救都救不过来,为什么一定要帮助这群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的傻10?

    所以还是让他们按照命运那样,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吧,为了符合原来的命运轨迹注定的那个时间点,弥补上因为自己耽搁了的时间——

    莫宸还非常好心的给军舰来了一击,在他精准的控制之下,舰船的“死亡”时间和船上的每个人的死亡时间,都和注定好的一模一样,毫无偏差。

    在跌宕起伏、巨浪滔天的狂暴海面之上,有些挣扎的落水者绝望的看见,那个魔鬼已经裹挟着可怕恐怖的狂风、巨浪,伴随着猛烈无比的暴雨、风暴潮,远远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分不清楚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甚至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等人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出现了幻觉,以为自己遇到了魔鬼?

    现在魔鬼的身影看不见,只有狂暴的海上暴风雨,飓风掀起的巨浪,沉没的舰船,落水的同伴……冰冷的海水瞬间让他们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疯狂挣扎呼救,内心逐渐冰冷绝望,体力不支的同时,他们也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某种奇怪的怀疑。

    果然是出现幻觉了吧?

    其实真相就是从刚才直到现在,军舰终于撑不过猛烈的风暴海潮的袭击,直接沉没了下去,他们却出现了幻觉,以为是遇上了可怕的魔鬼……

    当然,没有人可以解答他们的疑问,就连呼救声都淹没在剧烈无比的暴风骤雨,以及震耳欲聋的雷霆闪电之中了。

    逐渐的,一切痕迹都被暴风雨所掩盖,大概也只有在美国本土的指挥部,才能够根据军舰最后回馈的信息,从其中推测出一部分的「真相」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会怎么雷霆震怒就不知道了,先不说在没有明确身份信息的情况下,怎么找到莫宸这个“罪魁祸首”,就算是找到了……来送经验的吗?一艘军舰和一整个航空母舰编队,在他的眼里是差不多的,最多就是多坚持个几秒或者十几秒钟的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罪魁祸首在这个时候,却是没有想太多,只是化身破坏性的天气系统,开始在大海上气势汹汹的横向移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达十几公里的巨大云墙,接天连地的漏斗状云柱,庞大的漩涡一般的暴风海潮……肉眼可见的超级气旋释放出惊人的能量,伴随狂风暴雨、雷电闪电,造成海水翻腾。

    一路上无比霸道的横扫所过之处的一切,席卷所有的事物。

    而在其他的地方,莫宸的诸多显身以及某些特殊手段,也开始纷纷激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!!”

    四足四翼两排口齿,头生双角身躯庞大的黑灰色巨龙,伸展着巨大的龙翼,怒吼着腾空而起,飞到了夕阳之城的上空。

    那巨大到宛若山岳的身躯,在夕阳之下投下了一大片可怕的阴影,恐怖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散发而出,在这无比强大的气势笼罩之中,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无法抑制的恐惧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对凌驾于人类之上的绝对暴力,更是对生命层次远超自身的威严存在而生出的本能颤栗感,简直宛若是遇到了天敌一样。

    之前那总是威风凛凛的双足飞龙,在夕阳之城的人们眼里强大的上古生物,此刻却都在高耸的山墙之上趴着,耷拉着脖颈、脑袋,如同鹌鹑一样呜咽着,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什么东西?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严文耀冲出家门,抬头看着天空之上的山岳般巨大的庞大阴影,来不及感概就听到了身后妻子的惊恐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有一头更大的龙种飞出去了……”随口回答的男人连头都没有回,只是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那头正在远走高飞的庞大巨龙的轮廓阴影。

    与那些双足飞龙不同,这头龙种不是双足双翼,而是四足四翼,更加详尽的细节他看不清楚,但是在夕阳的辉映之下,他隐约看见了巨大鳞片的纹路。

    这就足够证明了,这是后世的那头不朽古龙,据说是梦境巨龙一脉的龙种始祖——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梦境巨龙,是因为这个龙种相当独特,和现实世界里一开始就存在的西方的幻想种,以及东方的那些神性生物都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据说是梦境主宰创造出来的全新的龙种,与那些双足飞龙一起在梦境里面繁衍生息,也有说法是那位梦境的主宰在异世界带回来的龙种,反正众说纷纭,也没有个定数。

    但是那头不朽古龙却的确是非常的可怕,力量足以和最顶级阶层的神灵正面抗衡,尤其是那些龙鳞——梦境巨龙都是没有龙鳞的,似乎鳞片是要比四足四翼的特征更能够显示它们的血统的东西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男人根据后世的记忆,发现这头不朽古龙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的……无敌。

    它不一定能够杀伤敌人,但是敌人似乎肯定没有办法杀伤它,它的龙鳞宛若是灰色的岩石,自亘古之时就已经存在,覆盖全身,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击破。

    当然,后世的时候这是一个热门议题,没有人相信有什么属性是绝对不朽的,龙鳞肯定也会有相对的弱点,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而已。

    男人摇了摇头,没有再去想这些距离自己过于遥远的事情,别说后世一直都没有发现龙鳞的弱点,作为对王者宣誓效忠的信仰骑士,他也不可能每天琢磨这些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疑惑,为什么这头不朽古龙这个时候就出去了,这似乎有些不合理。

    他重生之前的记忆里,清楚的记得古龙的第一次现身是在神魔内战的时候,作为王者的撒手锏,一举逆转局势……这看情况,似乎提前了足足好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?

    出现了什么问题了?

    还是说自己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以及扩大到这种程度了?

    男人感到有些头疼,但是也没有怀疑,只是一如既往的将记忆与现实的偏差归咎于蝴蝶效应。他已经发现了,随着自己做出的改变越多,现实的偏移就越大。

    先知先觉的优势越来越少,甚至最后完全对应不上去,但是他却觉得这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就像是现在这样,他参与了第一次开拓异位面的计划,并且通过操作为自己暂时获得了合法的青铜黑十字的魔术师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而在前世的这个时间段,他还在为家庭的困境而愁苦不已,为王胖子小心眼的打击报复而痛恨恐惧,只不过是一个毫无能力的无力普通人而已……

    要是这样子的变化,导致的现实都还没有什么差别的话,那他才应该怀疑这个世界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失去先知先觉的优势就失去了吧,反正这些信息也没有什么意义,自己已经提前了一年多的时间,获得了比前世更高的起点,这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男人只是有些纠结,自己产生的蝴蝶效应真的有这么大?

    居然能够影响到这头古龙?!

    实在是不应该啊,还是说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,导致这头古龙提前行动了?那肯定是非常糟糕的事态,只可惜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异位面与梦界之间来回跑,没多余的时间和心思去看现实世界的新闻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的女儿重新回去上学了啊,万一要是出什么问题,自己又没来得及的话……

    男人突然变得忧心忡忡起来,觉得自己还是请个假回去看看比较好。

    或者干脆一点儿,直接让女儿加入魔术结社开始进修……到时候,自己一家三口都在夕阳之城这里,提前预定好船票,外面地球上天塌下来都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风凛冽呼啸,原始的森林巍峨,远处的山脉绵延起伏,积雪皑皑。

    在白茫茫的雪地上,一个个军用帐篷支撑起来,从里面透出一些灯光或者人影,也有些帐篷没有任何光亮,只能够听到里面的人或轻或重的鼾声。

    一个守夜的大兵正在往营地中间的篝火添加木柴,尽管浑身都穿得很臃肿了,军大衣也完全看不出什么英气,但是他还是觉得异常寒冷。

    白天行军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夜晚休息的时候要是不生火的话,能够将人冻醒好几次。

    那真的是太折磨了,作为一个地道的俄罗斯人,大兵从来不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鬼地方,冷得出奇。

    难怪当年的苏联都在这里败退了,还有那些所谓的当地人,他们真的能够在这个西伯利亚荒野的最深处的蛮荒之地生存下来吗?

    行动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从什么线索都没有,发现了当年苏联秘密修建的铁路的遗址,沿着铁路的方向,他们这些人一路走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仍然没有发现神秘的超自然力量的线索,更加找不到当地人……也许完全就是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轰~

    就在这个大兵胡思乱想的时候,却突然感觉到了雪地似乎突然微微震动了一下,就连不远处的树木都簌簌的掉下了大团的积雪,似乎是有什么重物突然从高空砸到了地上一样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遵循本能的指引,转头看去,只见在远处的天边那仿佛剪影一样的山脉轮廓上,突然多出了一大块浓重巨大的黑色阴影。

    巨大如山,漆黑如夜……

    在这深夜之中看不清楚……

    只是有某种可怕的巨大威严散发而出,让他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消散了,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——那是什么东西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