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吾皇,万岁 > 第二百二十二章:一体两魂
    美酒佳肴,美人环伺,一顿宴席称得上是宾主尽欢,只是每当大朱吾皇想要打探一下归须目的时,都会被他扯开话题,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大朱吾皇也懒得问了,自顾自喝酒吃菜,偶尔和身边的美女调笑几句,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这位老狐狸硬生生把自己拖来,总不可能毫无目的,你再憋还能憋一辈子不成?

    果然,酒足饭饱之后,归须笑吟吟的挥了挥手,那些美女、侍从纷纷退下,他伸手一引,四周的荻海微微一荡,一层蓝光便将整个木阁笼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阵法?”大朱吾皇低头抿了口酒,余光朝外一扫,神识一探,心中讶然。

    从灵力波动来看,这并非是什么杀阵,应该是某种隔音阵法,而且还隔绝神识。

    可在这水晶城、玄宫之内,归须大帝便是一言九鼎的至尊之人,还需要防着谁?

    对案,归须大帝静静的看着他,良久方才抬头笑道:“吾皇贤侄,让你看笑话了...可事关重大,不得不谨慎些!”

    他似乎看穿了大朱吾皇在想些什么,直接便出言解释了一句,而后才道:“那些海神使者贤侄也见过了,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心中一动,微笑道:“上次皇太女来使,身旁带着的,应该便是海神使者了...那可都是高手啊,不过还真不熟,只记得那位首领名叫郝提...”

    归须捻须轻笑道:“呵呵,是啊...都是高手...不过你觉得,比起龙王来,他们如何?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讶道:“这...小侄还真无法评断,毕竟龙王大人之威我只是耳闻,并未见过!”

    在瀛洲空间外,龙王并未现身,而在瀛洲空间之内,只看见了一个爪子,再之后龙王化丹重铸,成了个小屁孩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他还真没见过龙王真身,这点哪怕有归藏等人对峙也无人敢说不是。

    归须摇头笑道:“贤侄还真是小心呢...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静静的抿了口酒,忽然抬头说道:“数百年前,我曾见过凰后...如若这次次元通道不开启,我想我是这世上唯一知道,在新历世界之外,还有如此广阔天地之人...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手指轻轻一颤,但很快便又稳定了下来,若无其事的把玩着酒杯。

    归须似乎并未注意到他的失态,继续轻声说着:“在外人眼中,四海帝国和龙族之间的关系极为紧密,但实际上...根本不能用紧密来形容...

    如若龙王还在,四海帝国和龙族便是一家!

    当年,要不是他出手相助,我根本不可能一统四海,获得帝位。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静静的听着,心中却是讶然之极。

    龙王的年纪众说纷纭,就连新历千年记上也没有确实的记载,但有一点很肯定,应该未过千岁。

    而归须大帝的年龄确实有据可靠的,三百二十九寿元时登上帝位,至今六百余年,也就是九百余岁,这么算起来,倒是真有可能和龙王是同一代人。

    而四海帝国在这之前并非同一政权,所谓四海,乃是由四大势力合并而成,是在归须大帝手中合而为一,自此之后,海族方才一统。

    听他的意思,当年是龙王在背后撑了他一把?抑或是说,整个四海帝国原本就是龙族的傀儡?

    数百年来,龙族在四海确实有着特权,但可从未泄露出半分,就连自家姥爷和大长老都觉得是龙族以势压人,海族不得不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绝对是整个新历世界最大的秘密之一,归须此时告诉自己是什么意思?回头难道还想来个杀人灭口不成?

    归须大帝依旧在那娓娓道来:“没有人知道,我和龙王自小相识,当年,我们都出身自北冥之海,而后,他去了教廷,我则留在了海域...

    短短十几年,他便在教廷那崭露头角,晋升圣师,只是由于身为水生种族,得不到重视,一怒之下回到自己部族!

    再然后,机缘巧合之下,他获得了祖龙空间,并晋升登仙境,那时,他寿元尚未过百,便已是新历世界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而我,只是归族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色而已,都快百岁了,也不过是精英境...”

    “一个新历世界第一高手,一个最不成器的归族老朽,原本是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人...

    我原本也就是混吃等死了,但那天...”

    归须似乎彻底陷入了回忆之中,原本略显浑浊的眼中有微光闪动,轻声说道:“我还记得那是个阴天,我被族内遣去恶鬼海。

    那地方,乃是四海之中出名的险地,但是却出产一种名为天火流星的宝物。

    我们归族天生防御强悍,但就算如此,进了恶鬼海也是九死一生,所以,唯有派我这样最不成器、但又有些修为的族人前去,哪怕死了也不可惜。

    我之前也曾去过几次,也算命大,都死里逃生,但那次,刚进去,便遇到了黑渊潮,一队十人,直接死了七个,加上我,剩下的三个也身受重伤,眼见就要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就在那时,龙王来了...毕竟是少时玩伴,相认之后,非但救了我,还将我带到了祖龙空间,我也是在那,第一次见到了凰后!”

    “那时,我才知道,龙王能突破登仙境,乃是凰后所赐...也正是因为他苦苦哀求,凰后方才大发慈悲,赐我一颗神丹,让我能脱胎换骨,筑基成功,成了一名修仙者!

    而后百余年,在龙王暗中扶持下,我先是收拢了归族大权,而后征战四方,创建了四海帝国!”

    “这归须也是修仙者?我都感应不到其境界...那至少也是开光境了...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这次是真的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归须抬头向他看去,微笑道:“很吃惊嘛?你都是筑基巅峰的修仙者了,我修炼了几百年,要还没入门岂不是辜负了龙王一片心意?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,苦笑道:“确实没想到...嗯,大帝如今是何境界?”

    归须捻着胡须笑道:“我?我筑基成功时都已百余岁,资质实在差的可怜,莲台才单瓣十三主土系,几百年时间方才开光境。”

    “单瓣十三...”大朱吾皇有些哭笑不得,也不知是该安慰呢还是该装没听见省得对方尴尬。

    筑基时,莲台最次便是单瓣,但单瓣中也有好坏之分,最高可到二十四瓣,最少十二瓣,其中二十四瓣的极其罕见,十二瓣也是稀有货。

    归须这十三瓣几乎就是垫底的货色了,在四灵域中,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强点而已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几百年功夫也就修到开光境了...

    “不过也不能全信,但我从他身上感觉不到太大的压迫感,除非他境界高到了一定地步,否则的话,还真比我强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归须确实是个老狐狸,一眼便已看穿了大朱吾皇所想,呵呵笑道:“我这资质确实极差,也不怕人笑话,能到开光境便已是老天保佑。”

    他神秘兮兮的弯了弯身子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嗯,你可知龙王是什么境界嘛?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笑道:“当年在瀛洲空间,我家思仙老大曾说过,龙王乃是化丹重铸,大帝应该也有耳闻,既然都能化丹了,自然是金丹境了!”

    “思仙老大...”

    归须愣了愣,展颜笑道:“你还真是好福气,认了这么个老大...那你可知道你这位老大究竟是什么来头嘛?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眉头一皱,摇头道:“之前都说他乃是龙王和凰后之女,但以瀛洲空间之中所见,只怕是谣言了,但究竟是什么来头,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归须微笑道:“这事情原本就玄妙的很,整个新历世界唯有我和龙王才知道根底,你是第三个...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面色一变,连连摆手:“秘密知道的多未必是好事,大帝不必告诉我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你不想知道?”归须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大朱吾皇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:“如今,思仙老大和龙王已去了另一方世界,日后也未必再有相见之时。

    她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,我知道了也不过满足点好奇心而已...不知道的话,反而更轻松!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归须彻底傻了眼。

    凰思仙的来历乃是整个话题的核心,他好容易引到了这,结果却被大朱吾皇一棍子闷住了,这还怎么聊下去?

    “大帝,如今龙王走了,你可是新历世界第一高手了...来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装作没看见,笑眯眯的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归须毕竟执掌大权多年,心情调理的极快,若无其事的端起了杯子,笑道:“第一高手...呵呵,吾皇贤侄,你就莫要在取笑我了...

    如今一个个次元通道开启,高手蜂拥而至,我这点修为算得了什么?别的不说,光是咱们这那些海神使者,随便拉出来一位我都未必是他们对手...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笑而不答,双手握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还真是滑溜的很...”

    归须有些哭笑不得,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继续了,只能先陪他喝了一杯,抬头刚想说话,却见大朱吾皇忽然瞳孔涣散,捂着额头就趴了下去,一只手还不住的挥着:“真是好酒!大帝,再来一杯...我没醉,真的没醉!”

    “你演就演吧,可这演技能不能走点心?”归须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来自归须的仙怨值0.09,开光境,等级差异,增加十倍,获得仙怨值0.9点!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趴那,嘴角却挂起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脾气还真够好的,这半天才给仙怨值,不过系统提示一来,那就十拿九稳了,这位归须大帝还真是开光境。

    那就好办了!

    有金枪不倒在,只要不陷入绝境,自保还是没多大问题的,而且听他的口气,应该是有求于自己,只是不知究竟何事。

    但是,他来来去去总往凰后、神州世界那引,想来和那有关,而且听那口气,隐隐约约中,似乎和那些海神使者有些不对路子...

    大朱吾皇脑子转的飞快,片刻功夫便已大致捋了一遍。

    归须一面苦笑一面朝他看着,忽然看见在这家伙指缝里,一双眼睛正滴溜溜的转着...

    大朱吾皇瞬间便清醒了过来,似乎先前装醉的根本不是他一样,抬起头笑眯眯的朝归须大帝拱了拱手:“大帝,既然你都喊我一声贤侄了,那咱们就是自己人,有什么事,您明说就是...侄儿我能办到的,绝不推辞!

    我这人老实巴交的,性子粗,脑子也不太好使,您这云山雾罩、七拐八绕的,我还真是听不懂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老实巴交,脑子不好使?我看你比花满天那老狐狸还油滑...”

    归须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,赞道:“贤侄果然是个痛快人,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,不过还是先说说你那位思仙老大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见大朱吾皇又要说话,他连忙摆手示意:“贤侄莫急,我说的事情,确实和她有关,反正这里就我们叔侄两个,法不传六耳,你暂且听听也无妨!”

    大朱吾皇这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:“既然如此,叔父请说!”

    归须松了口气,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,说道:“次元通道之事你应该很清楚了...

    每一个顶级空间之中,几乎都有这么一条连接神州世界的通道,但是,这些通道都是不完整或者说不稳定的,真正的高手几乎无法通过。

    当年凰后自神州大陆而来,但由于她实力太过强悍,不仅仅祖龙空间中的次元通道因此再受重创,更令她自己也伤重难愈,差点便直接陨落。

    幸好,凰后身怀神兽血脉,有一种名为凤凰涅槃的天赋,能让人死中求生。

    在坚持了数百年、但伤势还是无法痊愈之后,她只能涅槃重生,所以,从本源上来说,凰思仙和凰后其实便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这凤凰涅槃的天赋如此强大,当然也有弊端,最大的问题是,涅槃之后,本体记忆需要漫长的时间才会恢复,而在此期间,涅槃之身可能会产生新的灵魂,等原先记忆苏醒之后,两个灵魂便会冲突,类似于人格分裂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她还在神州大陆,有高手引导和压制,这种弊端其实并不会出现,但是,在新历世界却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于是便有了凰思仙!她和凰后,实际上是一体二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