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盛世田宠:带着淘宝来种田 > 第62章 定亲
    当场安静的氛围,立刻被薛嫂子活跃了起来,见她猛地一拍大腿。

    “成了,真是成了一桩美事啊。郎有情妾有意,简直就是天作之合,没错了,姻缘上天定,瞧着是月老在上头给咱牵红线了,还等什么呢,只等着下了聘礼,交了文书,选个良辰吉时,把这婚事给定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薛嫂子说完这话,有的人笑的合不拢嘴,这是舒氏。

    有的人面色露出几分懊恼之色,这是马婆子。

    李悠悠瞧着马婆子脸色不善,当下也能明白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这上门求亲的人是老李家,她这边还想拿乔晾一下。

    却不料,被自个的闺女拆了台,瞧着眼前的意思,像是他们家姑娘嫁不出去,一直往上贴似的。

    其实,明眼人都瞧的出来,道是这马家的姑娘瞧上了李家二郎,这边老李家提着礼品去说亲,这一说,可不就是成了。马婆子面上的笑虽是淡了几分,到底是没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薛嫂子瞧着女方、男方通了心思,想着话也别多说了,多说无益,省的不知道那句话说不对,再把这亲事给搅和了,当下就说,先两方商定婚期,再托了她这媒人走一趟,这就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马婆子站在堂屋门口,象征性的送了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悠悠与舒氏、薛嫂子、李青一同出来,想着自家也是住在这个院子里,就带了舒氏等人回去坐会儿。

    “中间这间屋子就是我与张奎带着孩子们住的地儿,娘也没来过,今日就先进来坐坐,不晓得张奎几时能回来呢?”“没事儿,不用回来,我们就进去坐会儿好了。”

    舒氏一听李悠悠说张奎,当下摆摆手。

    李悠悠抿嘴笑着,带了人到堂屋里头,给他们坐下,然后抱了两个西瓜,去了厨房拿了菜刀,在堂屋桌子上切开给他们吃。

    西瓜是庄子上的稀罕物,对于庄子外的村民们来说,那就是耳朵听听,不见得是见过的,更别说是吃到嘴里了。

    瞧着是绿皮,切开是红壤,吐出来是黑子,这便是西瓜了。薛嫂子当然也是那没见过,更没吃过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这下瞧见了,当下赶紧拿了一块,正要下嘴去啃,却想到这不是自己家,立刻又腆着脸笑着,把西瓜递到了舒氏手中。

    “婶子,你们家悠悠可是厉害了,瞧瞧这日子过的像是官老爷似的,排场又气派。”

    舒氏没说话,她觉着也是,老大家过的当真不错。

    李悠悠连着把两个西瓜切了,轻笑说道,“这哪里是官老爷家,我们就是出来给人打工做事的,房子是主子家的,我们就是住着而已。想当初,我与他刚成亲那会儿人,住的还是山上的茅草屋呢,那可是一到刮风下雨的时候,茅草乱飞,雨水能落得整个床都是湿的。”

    舒氏本来还有一些小心思,这会儿,听到李悠悠说之前的事,倒是不敢再生那心思,低首啃了两块西瓜。

    这会儿也就李悠悠说了两句,舒氏与薛嫂子在吃西瓜,李青吃了两块倒是停住。

    望着李悠悠问,“姐,我们是外人,吃了庄子上的西瓜,旁人会不会为难你,听闻庄子上规矩多,我担心……。”“倒是不必担心,庄子上的东西虽说是不能带出去,但是在庄子上的人,却能吃个尽兴,你且吃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说着,李青也跟着起身,本想说自己去,再一想他现在的身份,到底是没跟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悠悠这边刚到胡婆子家门口,就被马婆子拉着入了堂屋。

    “悠悠,你也坐下,与我好生说说,你那家,到底是个怎样情况?”

    马婆子还是担心,她家姑娘嫁过去,受了委屈,这才拉着李悠悠想打听些什么。

    之前马婆子还想去老李家问问呢,没想到她没去敲瞧,这边就着急的来了。像是什么事情都没问好,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,总归心里有些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李悠悠也知晓马婆子的担忧,她坐在软榻一侧,轻缓说道,“婶子,方才李青说的那些话,倒都是真真的。家里的确就那么三间破茅草屋。想着玲子要是嫁过去的话,肯定是要分出去住的。新房基地与格局,定会好生置办。再着说了,轻风人品是没差,就是生性有些羞涩,不爱讲话,这个婶子可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马婆子听到李悠悠的话,心理的担心自然是少了一些,但到底还是担心,随即抬腿坐在软榻上,双腿一盘,看着对面而坐的李悠悠,打开话匣子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悠悠啊,婶子也是担心玲子这才想着从你口中打探一些消息出来。我这辈子就他们兄妹两个。担心玲子出嫁之后,能否有安身之所住着,在人家家里能否吃的好?你也知道,玲子虽说不是娇生惯养,但也算是衣食无忧,家里什么东西都是可这劲儿的给她的。总是担心,这成婚之后,两个孩子,如何能生活好啊?”身为人母,担心这些自然也是应该的。李悠悠觉着胡婆子的担心并无道理,她思虑之后,当下也说道:“婶子担心的自然是,但是,这人总是要长大成亲的。再说,这事情也没您想的这般消极,玲子跟在我身边喊我一声嫂子,轻风又是我夫家的亲弟弟,等他们成婚之后,我怎生会不帮衬他们呢,这事儿,婶子就别操心了,好生准备操持婚事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这边刚说话,瞧见马玲撩开料子从内屋出来,蹭蹭到了马婆子跟前,“娘你现在说这些话作何,亲事你不是也答应了,怎么现在又想反悔啊,我可告诉你了,反正这亲事,我是一百万个同意。”

    马婆子方才那点为闺女着想的心思,瞬间凉了,拿起软榻上的鸡毛掸子,照着胡玲的胳膊,狠狠打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没良心的白眼狼,合着我心疼你,还心疼出来仇恨来了。你走吧,自己收拾个包袱,就跟着人家过日子吧,不要了,权当是老马家没你这样的姑娘。”马玲素来性子大咧,没那个细腻心思,听到她娘这样赶自己,当下就说,“嫂子,我这就和你走了,省的留在家里被我娘嫌弃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听到马玲的话,笑着伸手在她身上打了一下,“你这姑娘,哪有你这样欺负你自己老子娘的,赶紧说个好听的话。”

    马玲不听,轻哼一声,“我娘才不情愿听我说什么好听的话,嫂子,我跟你出去看看……?”

    只等马玲说了这话,又被马婆子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大婆子伸手提着马玲耳朵,“你赶紧去屋里给我呆着,马上就是要成亲的人了,今后,这大厨房里也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马婆子说完,赶紧又对李悠悠道,“悠悠先别走,我还有些事儿与你说。”李悠悠轻声应着,坐在软榻上等着。”

    道是这马婆子留下李悠悠后,自己到了屋里,把之前提来的蜜饯果子,仔细的分成了三分,又抓了几把糖果,匀了出来另外包了一份。

    马玲捻起一颗糖果,放到嘴里,“娘,糖果你多抓几把,我好分给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那点小心思,别以为你娘我不知道,你可是我肚子里生出来的。也不嫌害臊,这媒婆的话,都没说完,你倒是先表明的非君不嫁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娘啊,事情都成了,你就捡着好听的话讲,那些让女儿心不快的话,你就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马玲说着,瞧着那几包的果子和糖果包好了,赶紧起来,“包好了,那我亲自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马婆子伸手拍打在她手背上,“老实的呆着,哪里用不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马林被她娘打了几下,倒是老实了,自己没出去,却怕趴在窗子前往外看。而这边在堂屋里坐着的李有吗,瞧见马婆子提着东西出来,心中有些了然,果然,没等她开口。

    马婆子先声说道,“悠悠,这些蜜饯果子你且拿了给你娘,以及薛家小嫂子,这两包是给你的,可不敢推辞不接。”李悠悠听她把话说道这个份儿上,倒是没在拒绝,随即笑着答谢,“那就多谢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这出了马婆子家的庭院,往自家屋里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七八步的路子,瞧见张奎从大院子的门口进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天,正是秋老虎肆虐,早上微风带着点冷,现在正是大中午,晒得人也是浑身热的发燥。

    张奎三两步子走到她跟前,瞧见她收中提着的东西,眉头紧蹙,当下道,“我就猜,事情肯定会这样,没不当户不对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轻笑看着他,“说什么呢?你猜到了哪样啊?”

    “李青的亲事被拒了?”张奎瞧着李悠悠手中提着的礼品,不正是他们那日才买来的。

    “拒什么啊拒,这是回礼,玲子娘给拿来的,李青的亲事是定下来,想着两家今后选给好日子,准备完婚。对了,娘和薛嫂子,这会儿正在堂屋坐着吃西瓜呢,你且过去说个话儿。本想着你今日能早点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张奎低首看着李悠悠,“不是我娶亲,我回来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只等他说完,后知觉的想到之前,“悠悠,当初我不曾上门去提亲,你的心里可曾埋怨过我?”

    张奎这话问的李悠悠倒是一愣,其实说真的,她又不是真的李悠悠,对于之前,原主李悠悠与张奎之前的事,她还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也无法回答,李悠悠便转了话题,“不说这个话题了,赶紧进屋,瞧着太阳也挺大,晒的难受。”

    张奎嗯了一声,到了堂屋门前。

    李悠悠离开去马婆子家的时候,切了两个西瓜,这会儿却被吃干净了,西瓜皮放了整整一盆子。

    张奎看到,脸色一沉,似是有些不快,跨步走了进来,极为冷淡的喊了声娘。

    舒氏面色呆着些微的尴尬之色,他们家姑爷,素来不与家里人亲近,见面打招呼也就喊个娘。

    李青瞧见他姐夫回来了,当下起身,张嘴说道,“姐夫,我们、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奎轻声道,“嗯,回去好生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在门槛外面,瞧着眼前这架势,是张奎回来赶人走呢。

    她这脸上带着笑,轻推了下张奎,看着许老娘与薛嫂子道,“他这每日午间回来小憩片刻,让他去屋里休息,娘你和薛嫂子,继续说话唠嗑不打紧的。”

    瞧见姑爷那不善的脸色,舒氏想坐也不敢坐下去,摆着手道,“你们去休息,好生休息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悠悠还带着崽子呢,别送了,我们出了院子,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别往外走了,我们来的时候特意借了牛车,不用操心我们你们家悠悠好生又福气呦,正是应了那句话,下的厨房出的厅堂,能说会道,做事巧妙灵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可是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听婶子你这话里话外都是满意啊,你以后就享福吧,等你家李青娶了那管事家的姑娘,定是让村子里人都羡慕的要死啊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啊,一个普通农户、可以说是农户中的特别穷困户里,出来的小伙子,竟然娶了那刘老庄大厨房里管事的姑娘,看那管事对姑娘的疼爱,将来这陪嫁的东西,肯定是不会少的。

    别说那村子里现在还不知晓的村民,单是这薛嫂子,就够羡慕这老李家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送了他们出去,李悠悠走回堂屋时,发现那桌子上的西瓜皮已经被收拾干净,连桌子都擦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这边正瞧着,却见张奎端了水盆进来,拿着棉布巾洗湿之后,给了李悠悠。“别只盯着我,赶紧擦把脸,刚才都说了,不用去送他们,看你脸被晒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我家的亲人,虽说不是我亲生的但是……。能坐在屋里让他们自己出去,你还敢说我,嗯~。”

    她擦着脸轻哼说着。

    张奎这才轻微淡笑,“是,辛苦了,快去屋里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正巧今日起的早,浑身乏力的很。”

    她这边前脚到内室卧房,张奎就跟着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