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浑天星主 > 第四十九章 选择
    性情大变?

    张桃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张衡却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望向浩瀚星空,意味深长道:“这倒是一个好理由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张衡?

    呵,此张衡也非彼张衡了,性情自然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与其说性情大变,不如说是力量所带来的膨胀感,一旦被戳破了,一切都会回复原形。但是,那是其他人,而非我——张衡!

    我就是我!

    我就是张衡!

    望着浩瀚星空,那无数闪耀繁星,张衡的笑容慢慢地收敛,凝重的情绪浮现,回想起楼下的情况,张衡不得不面临一个实际情况:“家里缺钱啊!”

    “必须改变!”

    “犹如故意使坏,他们这是在针对我啊!”

    “呵,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垮我吗?呵,你们太小瞧我了!如果是原先那个二愣子张衡,他或许会投鼠忌器,可我不会!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他们无福消受,这是他们的命!”张衡眼中闪过一丝阴冷。

    警察?

    目光落向街道,三五成群的警察在巡逻,他们有说有笑,完全是在敷衍了事,可又震慑着普通居民不敢随意逛街,这些家伙着实有点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什么,张衡已经猜到了,但他可不会自投罗网,就让他们自个玩去吧。

    幻铠之心?

    它居然可以保护星源,这种级别的宝物,绝非光羽城这座小城镇可以拥有的宝物,上头应该还有人。

    不论它是怎么沦落到此,但既然已经到了自己手中,它不再是别人之物,而是自己的宝物,绝对不会让他人染指,这绝对是不可能的,谁敢染指,谁可以下地狱了!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张衡自己也没有发现他的性情的确是发生了一些变化;虽然那个世界是一个和平世界,更是生活在一个绝对不敢动武的国度,但那种被压抑的心一旦得到释放,这种威能谁也无法预料,其本人也会发生什么样难以估量的状况。

    杀人?

    在那个世界,谁敢?即便是念头也不敢用!但是,在这个世界,张衡却无所顾忌地杀人了,而且居然还没有什么不适应之感,这太不寻常了!

    或许是很多原因造成的,但张衡已经开始释放心中那个一直被压抑的自我了,他要挣脱囚牢,冲出牢笼,奔向自由广阔的宇宙天地;在这个过程中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即便是他自己,他也无法预料,他也无法克制自己,除非他自己发现,继而自我控制,否则,一切的未来都是不确定的。

    警察?

    这是一种既让张衡敬畏又让他仇视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衡走向浴室,开始用淬体液淬炼身体。

    实力!

    这是一个实力至上的危险世界,唯有强横实力才是活下去的资本,其他一切都是虚妄。

    《飞雀淬体决》将淬体液的药效发挥到一个高度,张衡的身体也愈发的脱胎换骨,全身的生机逐渐被点燃,强大的力量充满全身;《圣光诀》,吸收宇宙能量,饥饿的身体得以饱餐一顿,身体充满膨胀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了,张衡终于如愿以偿地突破了。

    五级星徒!

    浑天星源周围闪耀着五个白色星环,但若仔细观察仔细,你会发现,其中有两个白色星环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黑色光点,但张衡却不在意,因为它们本该如此。

    “旺~!”吞云苍狗兴奋地低声叫了一下,因为它的身体也变强了,它已经进入了成长期,估计要不了多久,它便可以成年了。一旦成年,它就是一星幻兽了。

    婴儿期、幼儿期、成长期、成年期......,这是吞云苍狗它们幻兽的必经之路,它是幸运的,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它已经步入了成长期,可以暂时离开张衡的身体,且它自己也可以寻找食物成长了。

    看着吞云苍狗,张衡眼神复杂了一下,便微微一笑:“一星幻兽?它的资质已经改变了,它已经不再是一星幻兽了!不过,有着一个一同成长的伙伴,这是我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站起来,张衡望向初生的朝阳,眼睛一眯道:“我就是那一颗冉冉升起的朝阳!待得有朝一日,我比光芒万丈,普照宇宙星空!”

    洗漱,换洗。

    “咔嚓~!”

    走出房间,关上门,张衡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醒了?过来吃早饭吧。”张林吃着早餐,望了一眼下楼的张衡。

    “衡儿,这么早?”路玲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张桃微微蹙眉的看了眼张衡,因为她探查到张衡的修为又提升了,这速度有点吓人了。

    五级星徒?

    他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张桃一边吃着早餐,一边暗中观察着张衡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张衡坐下,瞥了眼毫不避讳的张桃,嘴角笑了笑,便开始吃早餐了,同时也说道,“我计划今天再出城一趟,估计得好几天,你们就不用给我准备晚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要出去?”路玲一愣,手中动作也为之一顿。

    “出城?这个时候?”张林也露出了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?”张桃板着脸,严肃的盯着张衡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出一趟城而已,不用这么大惊小怪。”张衡毫不在意的吃着口中的面包,微笑道,“更何况,我不出城,我如何提升修为?去那些斗兽场、竞技场?开什么玩笑,那多没劲,我可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桃眉头大皱的盯着张衡,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,“去斗兽场、竞技场,怎么了?那里既安全又可以挣钱,一举两得,多好?如果,你再被一些大势力看重,你还愁不够你挥霍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何必出城外,那里太危险了!”路玲也劝说道。

    张林却是目光深邃的看着张衡。

    “打工?”张衡转头看向张桃,微笑道,“你喜欢打工,我可不喜欢再给别人打工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!我要的自由,而非你那一种自由;我要掌控自己的一切,而非被人给我安排好的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桃有些恼怒的一瞪眼。

    路玲忽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张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打工?

    被大势力雇佣,是安全,可却也失去了一些自由,到头来,有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要像我们一样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我们不同意!

    路玲和张林对视一眼,眼中已经有了统一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林看向张衡,说道:“好吧,我同意你出城!”

    路玲也说道:“我也同意!”

    张桃一愣,吃惊的看向路玲和张林,气急道:“爸妈,您们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要同意小弟出城?您们不知道城外有多危险,一个不小心,他就会永远留在城外!”

    张林和路玲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我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桃一怔,眼睛一眯,盯着张林和路玲,忽然间好似明白了什么:“因为昨天的事情?”

    张林和路玲既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低头吃饭了。

    张衡了然一笑,说道:“三比一,我赢了。姐,既然如此,你就留着家里,照顾爸妈吧。城外是危险,但危险中有际遇,说不定,我运气好,可以一飞冲天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张桃冷哼一声,气急道:“哼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张衡笑道:“谢谢,我会注意的。好了,我吃饱了,我得去一趟学校,接着,我便出城了。走了。”说完,张衡站起来,转身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“您们?”看着无动于衷的张林和路玲,张桃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太气人了,您们这是要闹哪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