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我是董卓之子 > 第四十三章 无军功,何以掌三军
    何平又进来了,不过这一次他是领着董杭进来。

    “吴太守,刚才真是打扰了,原来大将军是出城打猎去了!”何平抱歉道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找到就行了,大将军,以后可不敢乱跑,我这一下午不在,就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正派人去找你呢。”吴绪笑道,这必要的礼还是该有的。

    “吴太守客气了,来,院里有我今天打的鹿,特来请太守府的人尝一尝!我专门为你和孙恒孙监士挑了两头大的,已让魏延和李暮送到了二位的府上。”董杭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实在是太客气了,正好,大将军忙碌了一下午,还没吃晚饭吧,我府中备有饭食,就当是为大将军接风了,以后这大家都是同僚了,要多多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将军,我们这要好好的熟悉熟悉!”孙恒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吴太守,孙恒兄,请!”

    到了府院中,吴绪和孙恒看到满满一车鹿,而魏延和李暮也正好进门。

    “魏将军、李将军,一起去吧!”董杭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守请客,这自然是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就多谢吴太守了。”

    魏延李暮分别抱拳,吴绪和孙恒回礼,几人分别乘车驾到达吴府。

    董杭几人撇撇嘴,你这府院也太寒碜了点吧,不过这汉室的人啊,谁不想住好一点的宅子,就是没权利啊。

    又不是董卓的嫡系,往明处说清高,其实是没钱……

    这一点,从朝堂之上三派各不相让就能知道,要真的都是那种清高,那应该是一种和睦相处,互相谦让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诸位将军,请!”

    “吴太守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喧了一通,反正董杭是最烦这些了,落座以后,这府中的婢女就两三个,董杭暗叹口气,真是清贫啊!

    “大将军,请!”

    董杭几人举起酒盏一饮而尽!

    “少公子,以后危险的事可不敢再做了,你说你万一要出点什么事,我怎么向董相交待啊,打猎,让下面的人给你打去。”吴绪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我下面没人啊,你瞧,就我们四个,加上文长的三十人,整个天策府就我们三十四个人,而我父相派来保护我的八十人,他们是听我父相的命令来监督我的。”董杭假装郁闷的说了一句,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要不,太守赋予我点兵权,给我调个几千人?”

    吴绪一愣,你还真敢想,整个太守府总共的兵力就三千,去哪给你弄几千人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少公子,我派八百人保护你,你要出城打猎,就把他们给带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行!”

    “好,孙监士,要不你现在去安排一下。”吴绪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太守!”孙恒眼一眯,就盯着你找你募兵的证据呢,一旦找到,那就可以向整个朝堂,还有全天下证明你董卓是明着忠义,暗地里却想夺权。

    这样,你洗白的事,就会成为笑柄!

    吴绪看着孙恒离开,同样冷笑,就让你去盯吧,自己还是做个哑巴的好。

    “少公子啊,朝堂上今日可有议论,说你来是为了我长安太守府的军权,当然了,董相如果要,我交出去就是!”吴绪笑道。

    董杭一愣,而魏延三人的动作就是一顿。

    “敲山震虎?”

    “太守说笑了,我父相忠义,让西凉兵驻守长安,是为了护卫京城,不得已而为,朝廷渐废,外强虎视朝堂,我父相就是不得已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自然是明白的,相国之忠,可鉴日月。”吴绪朝天抱拳,接着说道:“所以公子你更不能坏了董相忠义之名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朝堂上议论纷纷,说公子在私募兵甲,妄图架空太守府,我当然不相信,而我让孙恒跟着你,这是为了保护公子你啊,也是为了保护相国的忠义之名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多谢太守回护!”董杭抱拳一拜!

    吴绪微微点头,说道:“当然了,现在朝堂已有令,募兵权在太守府管辖,而且正值大灾之年,不论是西凉军还是太守府都不得募兵,这是董相和王相共同拟定的,公子若执意以西凉军募兵为名招募兵甲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招募一些家丁,这不算募兵吧?”董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算,但是总人数不能超过一百!”

    “二百!你也知道,我喜欢围猎,万一围猎个老虎什么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二百!”

    “谢太守!”董杭举起酒盏。

    从吴绪府出来,四人走在这长安街上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这明显是王允和吴绪商量过了。”董杭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不许募兵真是相国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总要分给这些汉臣一点权利的,而父相也防着他们坐大,索性都不要募兵,现在父相正是修名望之时!”

    “那公子,我们还打不打黄巾残部?”

    “打,当然要打了,不仅要打,还要获得我们天策府的独立募兵权,当然了,打赢了才能再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公子,我们就只有两百人,加上保护你的西凉兵也才三百人。要不,调西凉兵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西凉兵,连保护我的八十人都不用,就我们的二百三十四个人,这就是我们起家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这太危险了?我是怕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长兄,你不懂,西凉兵那是跟着我父相打出来的名,而我要掌西凉三军,资历和威望都不足,若我上位,西凉军中众将不服,所谓无军功,不足以掌三军,我们就是要打给西凉兵看,你们不会不敢打吧?”

    “敢,有什么不敢的,黄巾残部,乌合之众,我只需百人足以!”魏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敢!我也只需百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仅要打,还要胜!”何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我们就打一场名垂千史的战争!只要我们胜了,我们就能以讨逆为名,获得独立的募兵权!朝堂无人敢言!”董杭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!”

    “何平,李暮,限你们一日招募兵甲,两日训练,三日后出发!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