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宠冠天下:将门商女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嘉善城
    一个拘谨到有些木讷的老好人霍祺年在边上,更衬托着潇洒到有些无状的暮书墨不像个样子了,他没有朝服,一身浅紫色锦袍,未及弱冠的少年足以担起所有美好的词汇和赞誉,令周围女眷纷纷侧目,微微泛红了脸,再一想,这男子已经是皇家的人,是郡主的夫君,却又突然白了脸。

    皇家的女婿,是不能轻易纳妾的。更何况,来了这朝堂之上的女子,那个是期待着做妾的?

    再看夕颜郡主,她的一方小几上,只做了她独自了人,她并不善饮酒,这会儿正端着茶喝着,眉目间山河疏阔,自有九天神女无限风姿,低眉浅笑间,看向暮书墨的眼神,却是柔和到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的女子,才能配得上暮三爷吧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身旁,贵妃娘娘嗔怪道,“你就是太宠他了,要臣妾看呀,直接丢军营去当个小兵,摸爬滚打的,让他脱层皮!收收他那泼猴性子!连走个路都不规矩!”

    “妹妹这话说的……要是暮三爷脱了层皮,咱们的郡主就该心疼了。”皇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咯咯笑着,一边笑着,一边看着独自一人一张位置的上阳夕颜。

    她似有些害羞,微微红着脸笑着,低着头并未言语,她滴酒不沾,进了大殿入座之后,便只是喝茶,点心都不曾动过,倒不像是暮颜,喝酒、水果、点心,吃得怡然自得旁若无人。

    那个千金小姐,会这般无状?

    上阳夕颜,似乎一言一行都极其符合一个郡主该有地表现,完美到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她差点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不逗这些年轻人了,瞧瞧朕的小郡主,都害羞了。”良渚帝今日心情似乎极好,笑声也比往日爽朗,笑完了,还举杯致敬了一旁似有些沉默的南宫帝。

    南宫帝似乎笑地有些无力,心事重重的的样子,良渚帝笑问,“听闻贵国失散多年的太子,终于找到了?可就是这位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嘉善县主身边的……”小侍卫么?

    有人喃喃快语,被人一把掐住了,这是能在这种地方瞎说的么,就算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少年就是当年暮颜身边沉默寡言的木讷随从,可是人家如今,是夕照国的太子爷!

    那人也似乎突然意识到了,感激地看了眼身边同僚,悄悄挪了挪身体,降低存在感。

    南宫帝似乎并未发觉,南瑾自然是不会主动回答的,他便笑着说道,“是的。正是小儿。当日蒙嘉善县主相救,才得以有如今的父子团聚。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。”说完,他遥遥举杯,对着暮颜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又是嘉善县主……

    谁能想到,数月之前回来的私生女,竟成了帝王寿宴之上最初风头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为表大恩,国师已经先行回国,草拟圣旨。”谁知道,仿佛嫌弃今日暮颜还不够热闹,夕照帝再次开口,却是宛若重磅炸弹,“夕照愿意将夕照与良渚相连的城池改名为’嘉善城’赠与县主,县主在位一日,夕照愿意与良渚,永结友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连帝后都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夕照为暮颜撑腰呢?

    若是暮颜在良渚一切安好,嘉善城自然是良渚和夕照友好邦交的纽带,但是,一旦暮颜在良渚不好,那么,嘉善城门一开,夕照军队长驱直入也已不是问题,也就是说,未来,他们需要供着这位县主?

    在座各位都觉得这暮家三小姐,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太多善事,这随手一捡,捡了一个别国的太子,直接捞了一座城池……

    暮颜自己也有些愣怔,这……天上掉了个馅饼,不知道该不该捡,她下意识看向南瑾,南瑾对她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,她便大大方方站了起来,接受了道谢,“如此大礼,暮颜便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,一片恭维、道贺声,谁都知道,过了今日,走出了这里,暮家三小姐,便几乎是整个大陆最尊贵的少女了……

    谢锦辰坐在对面,看着恭维声中淡定自若喝着酒的少女,边上暮书墨替她夹了点心,她很自然地直接张口就吃,吃完眯起眼,冲身边男子一笑,宛若餍足的猫。

    那日画舫,也是这样的一幕,暮书墨亲手替她剥了橘子,伺候她的吃喝……

    一个长辈,会这般对待自己的侄女么?即使是最疼爱的侄女?更何况,还是暮书墨这种……

    方才,他的确是想要陛下圣旨赐婚,连老夫人都有了开口答应的趋势,谁知道,被暮书墨四两拨千斤地直接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还暮颜生性笨拙、不善言行?说给别人听听也就罢了,说给他听,这里有是不是太敷衍了?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,这暮书墨对暮颜的紧张程度,比对夕颜郡主还紧张?对着郡主倒是自始至终一眼都没瞧一下?

    还有一个突然满满危机感的,便是皇后娘娘。这个暮颜,似乎前一刻还是懦弱木讷的样子,这会儿,突然就一下子飞上了不可撼动的高度。

    那高度,已经令她有种无力感……

    皇后轻轻对身后嬷嬷使了个颜色,嬷嬷悄悄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之外,暮色开始来临,红灯笼已经点了起来。微微的风并不大,今日天公似乎很作美,整个皇城似乎都洋溢在红橙橙的暖光里,红墙琉璃瓦的巍巍宫城,今日显得很喜庆地柔和着,扎着五彩绸缎的石灯笼里,也都是红色的蜡烛,石灯笼之间,都是喜庆的各色有着吉祥寓意的盆栽。

    礼花开始点燃,淡淡暮色的天空瞬间便染成一片五颜六色的瑰丽景致。

    端着精美佳肴的的宫女太监们以极快的速度穿梭而来,身后,跟着今年寿宴唯一有献菜殊荣的万品楼掌柜和十个身穿白色万品楼“旗袍”工作服的少女们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万品楼的菜色倒是没见到,整个盖在小碟子里,什么都瞧不见,但是这般服饰的女子穿梭而来,倒是比今日花团锦簇的繁复要更夺人眼球,让人耳目一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