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吧 > 都市无敌炫少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孩子的日记
    林亚林回答说:“即使我们这样做了,我们也会试试的。毕竟,我们不能再做别的了。”现在他额头上的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大了。可能是用来消肿的。

    叶明站起来,用手电筒照了一下。他手里拿着一盒没有花萼的银长剑。他把剑放在胡玉斌的脖子上,用力问:“哦?那你怎么到这个黄泉来的?”

    现场周围有几个人,李渊一个接一个地抓住叶明劝说他,并瞪了他一眼,把他的手捏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别走得太远!”林亚林一边说,一边在手上放了一面镜子。护目镜是黑色的,护目镜是白色的。这面镜子是一面稀缺的空铜镜。

    叶学清什么也没说。相反,他把瓜子扔到一把椅子上,似乎忽视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我们不是在一班吗?”杨宇挥手说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他们的心在打什么算盘呢?”茶的清澈的眼睛绝望地看着面前的胡玉斌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吧~真的很麻烦。我们刚出去抽烟,不小心撞到了你们学校的封条上。“先进来。”胡玉斌说,用他脖子上的对白推开的剑刃。

    叶明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,他拿起剑。然后他问,“这种材料怎么样?”是的,你让我走了,茶馆的少哟!我们也是好人。这些都是我老板用我的五个工具带来的。”胡玉斌奇怪地说。

    “庄山津?”我唠叨个没完。虽然我已经知道他们和一对眼镜兄弟有过接触,但我还是帮他们带了些用品。情况如何?

    “很好,我们是分开找的。上面的楼层已经给我们看了。没有别的了。下面的楼层可以找到。”胡玉斌说,他点燃了另一支烟,准备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哦!是的,这栋楼里没有死精灵,所以你可以随意玩乐。”之后,胡宇彬带着huxi和林亚林下楼。

    “我和刘奇一起去。”叶明说完,带我下楼。

    “嘿,你在干什么?”我大喊着要捏住他的手。他把我拉上台阶,对我说:“你最好离开那些人。你离他们太近不好!”

    他说他是我下楼的手,我站在修复的地方,哭着笑着,这种事我只在漫画里见过,为什么今天会下来砸我的头?

    杨宇和李元一路去了医院的急诊室。杨宇看了看急诊室的仪器,很想和他们一起玩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这辈子没有机会去急诊室,”他说,拿起抽屉里的各种刀,用一把恶魔的刀刺穿他的手。

    李媛看着杨宇拿着手术刀躺在急诊室的床上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当杨宇挥动刀子时,他看到床上有一张大嘴被直接割破了。”多快……”yangyu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茶知道是谁吗?”李元说,手放在下巴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到哪里来念经。“我真希望我能施展这种魔法。”杨宇放下手术刀说。

    “你很傻,你是个鬼主意,我还是一条龙。但是再一次…他为什么不停地催慕玉?”李元拿出充满电的手机,和我一起看了看他儿子的照片,享受了一点呼吸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和以前一样?”!

    关子怡问坐在椅子上,啜饮着瓜子叶的学清: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去?”我们要去哪里?”雪青含糊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去调查了,我们应该去。

    通常,一旦有人提到停尸房,我会头脑风暴各种各样的尸体和许多关于停尸房的恐怖故事,更不用说我被强行拉进来了。

    叶明抓住我的肩膀,坐在他的背上。我爬到地上,看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在我这边,我对身体场景没有想象,但每个人都贴在壁橱的墙上。房间很明亮,你可以看到角落,同时,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杂物被清除,看起来很空,甚至在这里也可以锻炼。但是,如果有人在什么地方跑,我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打开它。”我看着房子的结构,跳上这句话,转过头,提高了声音,问道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但他没有听我说话,钢铁发出的刺耳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。尸体柜一个接一个地让他从墙上溢出来。没说,我不知道他们是用来装尸体的,而且每具尸体都被拔出来了。我真的受不了这一套。

    看着茶叶,我看到一个抽屉。拔出来后,里面的冷气开始冒出来。我仔细看了一遍。它是空的,只有一点铁锈我敢跟着。

    当我最后一次看它时,茶发现里面没有所谓的线条美,所以我把冰箱推回打开,打开下一个柜台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我说我退到房间的角落里,坐在那里玩我以前从手机上下来的单人游戏。

    当我坐在角落里的时候,钢铁摩擦的声音从未停止过,房子的温度越来越冷。用手机,我把手放在脚下热身。这是我在冬天做的,但现在夏天很冷。

    房子里的寒冷还在加剧。我看着冰箱里的叶明,抱怨说:旺季我怎么了?这个柜子一个接一个地打开了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低头看了看我的手机。

    但就在我看电话的那一刻!我在手机的显示屏上看到一张脸上满是关于毒的抱怨!一个长发女人的脸掉下来了!他!就在我上面!

    我慢慢地抬起头,抬起其余的眼睛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身上什么都没有。刚才有阴影吗?

    叶明见我行为怪异,就来问我说:“怎么样?”我揉了揉手回答说:“不……天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叶明见我没事,就一个一个地去看那个柜子。这次,我没有一个人坐在角落里。相反,我呆在茶后面,看着他一个接一个地打开橱柜。

    我很着急,把橱柜的其余部分转到了左边,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最后,一个巨大的刺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,茶叶意识到有一个橱柜,和以前的橱柜不同,橱柜里静静地放着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里面。信封上没有多余的修改。没有邮政编码或收件人或发件人的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我和叶明看着对方,伸手去拿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信封拿出来后,房子看起来不像以前。天气很冷。叶明一打开信封,就伸手打开了!房间里有一阵哭声!哭得很伤心,全世界都背叛了它!房间里的灯亮着!每个人的衣柜都在颤抖,好像他们在回应哭泣!

    叶明皱着眉头,警惕地看着周围的环境。”这个地方的人应该偷了胡姓。”茶明白了,那把没有花萼的银剑出现了,把信封放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我收到信的那一刻,房间里一片寂静,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。叶明看了一眼我手里的信封,又看了我一眼,表示我应该打开它。我照顾他,慢慢地把它撕开。我们环顾四周。没问题。富品中文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